定步推手之王

定步推手之王

定步推手之王

定步推手之王

       2009年,我在学太极拳正上瘾时候,在伦披尼公园遇见了特爱,一个喜欢太极拳推手的法国男子。我跟特爱的推手,是我第一次明显感觉太极拳整劲的推手。有一次,我和美国人约翰及泰籍华人老黄,三个人轮番上阵,车轮大战特爱,但三人还是处在下风。推手中,我们三人气喘吁吁,特爱却像没事一样。

       特爱不讲英文,也讲不好泰文。所以我们之间讲话沟通有问题。但在推手可以不讲话,所以推手没有问题。还好,伦披尼公园有个练太极的老太太会讲法语,于是就逐渐知道了特爱的一些情况。

        特爱年轻时是个运动好手,尤其喜欢格斗搏击,涉猎各种拳术,法国其实有一种很厉害的拳术,叫做萨瓦。萨瓦拳很实用,在历史上,为了国家安定,萨瓦拳曾被法国政府禁止传播。特爱会萨瓦拳,也会泰拳,当然其他的一些拳击,包括踢拳道之类的格斗项目特爱也会,特爱年轻时也是练过也是打过的。但在1978年前后,他突然爱上了来自中国的太极拳。特爱练的是杨氏太极拳,练了20年后,才开始学太极拳推手,而一学太极拳推手,特爱就一下子迷上了这种比较安全的风格独特的互动运动方式。

       特爱说他学推手,是跟一个在中国获得过太极拳推手冠军的上海人学的。那个上海人告诉特爱,推手是不用手上之力来推的。于是特爱就死死的记住了这一点,推手绝对不用手臂之力推。因为有连续二十年练太极拳的功力,在加上名师指点,特爱的推手进步很快,很快就在法国成为少有的太极拳推手好手。

       不知什么时候起,特爱喜欢上了曼谷,而且还在曼谷买了房子,所以特爱一年有半年是在曼谷度过的。而不论在欧洲还是在泰国,特爱最开心的事,就是有人跟他推手。

       跟特爱推手,最初的感觉是,我跟他是没法玩的。推起手来,双方差距挺大的。

       那是2009年夏天,我集中精力在家里坐安般念,四个月后,再找特爱,发觉能跟特爱推在一起了。一方面是安般念的练习能使身体放松,一方面可能身体也逐渐能接受了特爱的推法。

       安般念也有很多种教法,我不太喜欢关注鼻息人中处的那种方法,我喜欢的是关注呼吸进入整个身体。气息进入腹部,就是腹式呼吸,这对练习太极拳和推手都有帮助,长久练习,甚至能够引发气聚丹田的结果。

        因为特爱每年都来泰国,所以我跟他也越来越熟悉起来,当然,我们见了面就是要推手。我推手其实就觉得好玩,而特爱对待推手是在认真的像对待科研工作一样的研究。

        这个从小接触西方格斗搏击的人,最后的偶像是杨露禅。

        特爱推手很严谨,宁可正确的输,不可错误的赢。早期他也玩过竞技推手,得过冠军后,对推手的输赢看淡。

        特爱的推手实力是不容置疑的,一次,一个来自中国的太极拳师,号称东南亚推手无败绩。特爱跟他推起,一个发劲,大师腾空而起,两米外落下时,头部离后面石墙尖角之差一寸。吓的旁边的刘松泉老师一直大叫,以为这回要去医院了。

        2013年蒋涛来曼谷,一天上午我带着蒋涛去伦披尼公园见了特爱,蒋涛也跟特爱推起手来,初始,特爱大意,被蒋涛找到破绽,一个漂亮的单臂发力,将特爱发出。特爱之后守好门户,不给对方机会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       特爱推手,一般也是留有余地的。因为如果太认真的话,就没什么人跟他玩了。在泰国,大概只是对我,他推手时要打起精神。

       特爱的功力很不错。但除了功力以外,他也研究推手应该掌握的各种方法,推手时如何看对方的双脚占位来决定发劲的方向。特爱推手是先掤住,然后,想办法拿住对方,再把对方推出去。

       我觉得推手主要看功力,所以我只是练拳和走猫步。对推手上只是有个大方向,不用力顶,气往下引。这样就够了,反正一般人也不是我的对手。

定步推手之王

2015年春节后,北京荣光宇来曼谷跟我学拳,他是无手太极方向图的原创。

       、

      一次,我跟特爱一个会英文的徒弟推手,特爱在旁不停的用法语指点他。结果他徒弟用英文跟我说,特爱一直在告诉他用各种各样方法来对付我。他按照特爱指点的方法去做,可是这些方法在我身上都没有用。

      我想,这就是招不敌功了。但如果双方功力相当,这些招式还是可行的。我跟特爱功力上可以对抗,但他的招式多,所以,他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占优的。

       因为特爱的关系,我在伦披尼公园见到了特爱的朋友,英国推手冠军,练杨氏太极,曾在台湾获得世界推手冠军,和意大利太极拳推手冠军,练陈氏太极,特爱说他曾在中国获得过比赛冠军。意大利冠军有脸书,里面有很多他漂亮的推手视频。

定步推手之王

左二为曾在台湾获得过世界推手冠军的英国人 ,当然也是英国的推手冠军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对特爱的推手,我是很推崇。但也有很多人不喜欢,因为他在推手当中喜欢把身子歪来扭去的,不像我们所知的推手也要立身中正。他虽然年岁渐高,但因为训练得法,身体还想年轻人一样柔软,每天早晨,还要坚持做一些有氧运动,所以他的体力也是好的很。

定步推手之王

定步推手之王

       称他为定步推手之王,是个喜欢推手的马来西亚朋友讲出的。因为特爱坚持只推定步。而且,如果他认真的来推定步推手,恐怕真是难逢对手。

       这么多年来,我每年都在伦披尼公园遇见特爱,每年也都跟特爱推手。只看到这法国佬如此的痴迷这项运动。他每天拿个本子,推手前后,一边思索,一边记录。

        我目前教授的无手太极拳架,如果手臂姿势摆对了,是比较容易找到沉肩坠肘的。但把沉肩坠肘运用到推手中,还需要实践和相当的功力。

        2017年我在伦披尼公园练左手剑的时候,突然找到了旋腋的感觉。之后刚好特爱来找我推手,我利用刚学的旋腋技术,竟然完全处于优势,我想我应该是进步了。把他接连推出去后,我换反手来跟特爱推,一下子又回到劣势。这也是特爱的一个长处,他推手,反手和正手一样强。又换成正手推,我又完全优势。我想这回好了,我可以推赢他了,说明我的功力又涨了。

       2018年,特爱来的曼谷。我们又在伦披尼公园见面了。特爱对我说,他要去德国教太极拳推手,要我陪他练练推手。

       我还沉浸在2017年推手占优的回忆中,谁知一动手,就感觉特爱跟去年完全不同了,跟我推手,特爱又恢复了的他一直占优的地位。我的旋液技术也不管用了。这回是特爱的推手功夫涨了。

       我跟特爱推手,处于劣势,但他也要来回几个回合才能搬动我,一次在僵持中,我观察我的心念,我似乎无意在推手中赢他。

       特爱的女友说,她最喜欢看我和特爱推手。希望我能多来伦披尼跟特爱多推手多交流。

       不过那次推手后,我发觉我的左肩旧伤发作。我的左肩上的伤是2015年去做泰式按摩时受的伤。很久才逐渐好起来。后来去练泰拳发作一次。那次跟特爱推手肩伤再次痛起来,看来特爱这家伙的功夫真是又上了一层。

       2019年初,特爱又带着法国朋友来泰国小住,并在伦披尼公园里做太极推手教学训练。

       我又有机会跟特爱推手交流了。

       结果发觉特爱的推手比以前更好了。

       从2008年开始练习推手,到2018年基本成型。这个法国人为了太极拳推手,认真的练了十年。



来源:安般太极禅

热门阅读



即使是您家里、商店或是单位小小的灯泡、灯管更换等用电报修,我们的电保哥也会在10分钟内联系您上门服务的!只需要您掌握“一键下单”。


定步推手之王

定步推手之王

分享到:
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