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药集团遭实名举报,摇钱树金戈惹争议

虽然前有国际大牌,后有诸多国内竞品,金戈的销售增长还是十分迅速,渐逼行业老大。白云山能否守住这棵摇钱树,2019年或为关键时刻

 

《财经》记者 辛颖 张建锋/文  王小 陆玲/编辑

一封实名举报信引出了国产“伟哥”的利润疑云。

 

2019年7月18日,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(下称“康业元”)在公司的微信公号发布《针对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规的实名公开信》,举报白云山(600332.SH)及其董事长李楚源违反《证券法》《公司法》等相关规定,存在披露信息不实、隐瞒利润及收入、财务数据造假、偷税漏税等行为。

 

康业元所指的一系列“违规”行为,都是围绕一款名为“金戈”的抗ED(男性勃起功能障碍)药品,归属于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(下称“白云山科技”)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康业元和白云山共同持股白云山科技,比例分别为49%和51%。

 

面对合作伙伴的指控,白云山控股股东广药集团在7月19日回应,表示举报信中涉及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,公司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,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。

 

双方轮番声明,争论不断升级。7月23日,康业元在最新公告中声称,公司领导和员工遭到一些不明身份人员的骚扰和威胁,现临时搬到生产线办公区。

 

广药集团相关负责人则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,暂无更多信息可披露。

 

据悉,康业元已经向证券监管、纪检监察和税务部门发出了实名举报,但至记者发稿,有关监管部门还没有正式回复。有分析人士认为,白云山科技自身并非上市公司,公司两大股东之间的纠纷,更多需要自行按照公司章程协商,若确有充分证据,内部协商未果,走法律诉讼程序或更有利于问题的澄清和解决。

 

双方争议虽尚无定论,但金戈作为中国首个国产“伟哥”,经过几年的销量迅速增长,除了突然爆出的内部利益之争,本也站在突破市场瓶颈的关键时刻。

 

广药集团遭实名举报,摇钱树金戈惹争议

图/Pixabay

 

“摇钱树”之争

 

金戈是白云山赚钱利器。

 

全球首款治疗和改善男性ED的口服药物万艾可,在中国的专利保护于2014年5月到期后,10月底它的仿制药——金戈登场,仅用4年时间,2018年金戈的销售收入就超过6.6亿元,利润总额几乎达到4亿元,占公司当年利润总额的9.94%。

 

2018年白云山卖出去了约4774万片金戈,销售量是四年前的三倍。2015年至2018年,金戈在白云山细分行业的营业收入排名中,分别名列第四、第二、第一和第三,可谓举足轻重。

 

如此耀眼的数据背后仍是股东的苦水。康业元认为,自己没有获得应有的收益,从金戈上市至今未获得过分红,也未收到金戈任何审计后的财务报表及收益情况。

 

按康业元在举报信中的说法是,其在2001年与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组建白云山科技,公司拥有“金戈”产品产权、经营权、收益权的49%,但是白云山对其在2016年4月下达的分配方案则是按照销售额的2%到8%不等提成,其中1亿—3亿元提成8%、3亿—5亿元提成6%、5亿—10亿元提成3%、10亿元以上提成2%。

 

广药集团在声明中,没有介绍分红情况,仅表明白云山科技一直按照公司章程规定依法依规进行公司经营,按公司章程召开董事会和股东会,但是康业元多次未履行董事和股东职责。

 

不过,争议的双方都未能向《财经》记者提供,公司章程以及双方合同约定的书面材料。

 

康业元还从其获得的原材料采购数据,质疑白云山2015年金戈收入、毛利润数据等的真实性。

 

康业元公布了据称从金戈原料提供商处获得的数据,在2014年4—12月、2015年1—12月,分别供应原材料580公斤、2300公斤、610公斤,合计3490公斤。每公斤月约可生产金戈14000片,共生产4886万片。

 

一位财务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分析,考虑到原材料采购有储存的可能性,单纯从采购数据来质疑白云山金戈一年的收入不够严谨,应从2年—3年金戈原材料的采购、成本等多数据进行考量。

 

而一位医药行业人士认为康业元的计算方式有合理性,他对《财经》记者分析,金戈的主成分西地那非片和大部分药品所用原料药类似,生产没有技术难度,考虑到市场价格变动,制药企业通常随产随买,先付款后发货,很少囤积原料药。这类估算方式值得参考,当然不排除特殊的囤货情况。

 

《财经》记者注意到,2016年度,金戈出厂价同比增幅超过9倍。

 

白云山2015年报显示,金戈产量为1589万片,销量为1495万片。药(产)品生产、销售情况则显示,当期金戈营业收入2337.8万元,营业成本为181.8万元。按照上述销量、收入数据估算,2015年度,金戈每片的出厂价为1.56元。

 

2016年,金戈收入40049.23万元,销量为986.58万盒,每盒出厂均价为40.59元。

 

白云山在2016年年报中表示,金戈销售量同比增加62.29%。按照公司2015年1495万片销量为基数,可以推算出2016年公司金戈销量约为2426.24万片,进一步推算2016年度,

 

金戈每片出厂价格约为16.51元。

 

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,2016年白云山金戈每片出厂价相对于2015年,上涨了约9.58倍。2014一盒10粒装50mg的金戈售价是345元,网上药店所售50mg的10粒装现在依然是345元。上述财务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在一种产品出厂价大幅飙升的情况下,如果终端价格不能相应提升,则会减少经销商的利润。

 

2017年度,金戈的出厂价有所下降,销量为3963.5万片,收入为56266.02万元,每片出厂价为14.19元。

 

此外,康业元还直指白云山存在虚增成本等行为。其从原料供应商处获得信息,金戈产品中注意成分的药料成本进货价仅为每公斤1800元,但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0000元,2014年4月至2016年10月,白云山集团共进货7600公斤,仅此一项该公司虚增成本6232万元,并涉及偷税漏税。

 

广药集团反驳称,白云山制药总厂等不存在虚增成本、偷税漏税、隐瞒收入等情况。关于金戈的相关问题,白云山科技及相关方一直积极主动与康业元进行沟通协商,但未达成一致意见。

 

康业元则表示,“之后我司会陆续公布证据,采取的措施包括积极配合证监会、纪检监察部门、税务等相关职能部门的调查”。

 

利润分红属民事纠纷。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张远忠对《财经》记者分析,但是如果一方通过财务造假而影响分红结果,可能涉及诈骗,但最终对利益分配的争议只能通过股东会或民事诉讼得以解决。

 

“伟哥”之战正酣

 

金戈,作为中国仿制药的佼佼者,却始终未能坐上中国市场的龙头宝座。与万艾可等一系列竞品纠斗近五年后,2019年或成关键之年。

 

由美国辉瑞公司研发的蓝色小药丸万艾可,学名是枸橼酸西地那非片,西地那非是其主成分。这是全球首款“伟哥”,真正在中国获批上市是在2000年,随后,国际药企拜耳、礼来等先后将竞品艾力(伐地那非)和希爱力(他达拉非)引入中国。

 

三者瓜分了整个中国市场。全球医药健康咨询公司IMS Health的数据显示,2013年中国27个主要城市中,万艾可的市场份额为58.8%,希爱力是34.6%,艾力达占到6.6%。

 

国内制药企业垂涎这一市场久矣,对万艾可的仿制之心20多年前就蠢蠢欲动。仿制是制药产业中被允许的普遍做法。获得专利的药品被称为“原研药”,当专利到期后,其他药企可使用药物的化学合成物专利,自行开发配方工艺并合法生产仿制药。

 

2001年,国内十几家企业申报的“类伟哥”产品获准临床试验,并投入大量资金仿制“伟哥”。

 

广州白云山制药的有关负责人在2014年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时就称,广药白云山制药总厂很早就开始研究枸橼酸西地那非,早前白云山版“伟哥”的合成工艺已经获得国家专利。

 

白云山早于2005年已获得西地那非原料药和片剂的新药证书,但迫于原研药专利限制,一直未能实现上市销售。直到2014年7月,万艾可在华专利到期,国产仿制品才陆续获批正式登场。

 

“要想从万艾可的手中抢占20%到30% 的市场份额,需要从价格、渠道等大做文章。”一位医药行业高级分析师曾对《财经》记者分析。

 

在欧美市场,对于超过专利期的药品,迫于仿制药竞争压力,药厂多会主动降价,否则销量可能大幅下跌。万艾可在其他国家专利到期后,不乏降价先例。在泰国,万艾可降价约30%;澳大利亚每粒万艾可售价不到20元人民币。

 

此前医药界普遍认为,专利到期后万艾可会降价。然而,降价并未如期而至,100毫克一片装的万艾可在专利到期后5年的今天,售价始终维持128元,且市场份额仍然领先。

 

价格低廉是仿制药的共同特点,也是国内药企选择进入市场的策略,在具有同等药效的情况下,价格无疑具有巨大的竞争优势。白云山金戈100毫克规格定价为76元/片,3片装228元一盒,与原研产品相比,单次用药金额下降超过40%。

 

实际上,国外药品专利失效后,在中国市场仍维持原价,销量也未受影响的情况并不少见。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国际合作高级顾问金少鸿曾对《财经》记者介绍,在治疗的关键时刻,不少医生倾向使用原研药,因为国产仿制药的质量与原研药存在差异。

 

一位医药行业研究员在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时也表示,虽然没有什么技术壁垒,但仿制药还是有效果上的小差距。

 

不过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北京大学男科病防治中心主任的郭应禄,当年同时承担了六家药企仿制“伟哥”的临床试验,并且负责万艾可在中国的临床试验,他曾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国内药企的仿制产品与万艾可在临床上的效果差不多。

 

随着“患者教育”的效果显现,整个抗ED市场在近年快速扩容。借此机会,金戈也凭借低价策略和错开细分市场的正面竞争实现迅速增长。

 

米内网监测显示,在所有地级及以上城市实体药店抗ED药品销售数据中,2016年万艾可销售额约10.5亿元居首,金戈6.4亿元位居第二。在2018年,万艾可虽仍以10.9亿元位列第一,但首次出现负增长。而金戈已达到10.1亿元,这是金戈距万艾可最近的一次。

 

在细分市场,万艾可占据100mg规格市场的88.9%,而金戈在50mg以及25mg规格的销售中均达到90%以上的市场占有率。

 

虽然市场整体规模不断扩大,但其他抗ED药品的发展和更多国产企业的入局必然加速竞争。

 

目前西地那非在国内已有亚邦爱普森药业、常山药业和齐鲁制药等7家企业的仿制药获批,他达拉非片已有两家企业的仿制药在2019年获批。此外,还有科伦药业、中国医药、广生堂等数十家企业加入抗ED药品研发阵营,或已在审。

 

温莎资本投研总监魏新元对《财经》记者分析,抗ED药作为一个偏“消费化”的产品来讲,消费者自然会对价格和质量“用脚投票”。在辉瑞的产品线中万艾可的分量并不大,随着竞争加剧,原研药降价是大概率事件,且空间充足,因此金戈想要超过万艾可的市场份额还是有一定难度。但是,对于“消费化”产品的渠道也非常重要,白云山在商业方面的发展具有优势,这也是其他国内仿制药很难相比的。

 

在如此关键的2019年,金戈能否安然平顺这次内部倒戈,稳住这块蛋糕?

 

本文为《财经》杂志与腾讯新闻独家合作内容,谢绝转载。

广药集团遭实名举报,摇钱树金戈惹争议

大家都在

监制  |  蒋诗舟    责编  |  曾会生

万水千山总是情,点个 “在看” 行不行!!!

广药集团遭实名举报,摇钱树金戈惹争议
分享到:
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