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孩子为什么要踢球?在贵州毕节深山里,我看到了答案→

1.4米的身高并没有妨碍11岁的王佳月成为“元宝梅西”。

 

不过,她踢球时脚法凶狠、敢拼敢抢,这点和梅西的风格并不相似。在元宝小学,二人之所以相提并论,实际上只是因为孩子们都少有看球赛的机会,梅西是他们心目中最厉害的那个球员。

 

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元宝小学的足球队成员有男有女,他们有一个共同身份——留守儿童:父母多在东南沿海打工,几个月甚至一年才回一次家。

 

元宝小学并无元宝,周围只有像元宝一样形状的山头。学校距县城18公里,开车却要40分钟,至今未通公共汽车,更为常见的交通工具是摩托车。离学校最近的快递点也在8公里之外。

 

生活在大方县的人们,从未想过有一天,这片以玉米、烤烟为主要作物的土地,居然会因足球出名。

 

而且,还是女足。

 

女孩子为什么要踢球?在贵州毕节深山里,我看到了答案→
元宝小学女子足球队将课桌改造成回弹挡板,进行训练。 王倩 摄

 

“我头一次看到那么多人

一起为了足球欢呼”

贵阳以西150公里的大方县,地处乌蒙山深处,今年4月刚刚摘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。在青山薄雾间竟有一块800平方米的人工草坪。这块草坪,来自于上海公益组织的捐赠。

 

两年前的7月,大方县教育局要举行首届体育文化节,支教老师徐召伟和校长王光文匆忙在学校组建足球队。

今年39岁的徐召伟,从体型上看和足球这项运动没多大联系,但他确实是一个从1997年就开始看球的资深球迷。作为“偶然中的必然”,全校唯一懂足球的语文老师徐召伟,成了教练。

人的问题解决了,场地呢?徐召伟只能带着学生们在凹凸不平的泥土地上练球,篮球场也一度被他们“霸占”。因此,王光文一在QQ群中看到草坪捐赠消息,就立刻去争取项目。

 

女孩子为什么要踢球?在贵州毕节深山里,我看到了答案→
毕节市大方县元宝小学的足球场被群山环绕。 王倩 摄

足球场建好后,徐召伟带着队员早、中、晚一天三练。

 

元宝小学的早晨从足球砰砰砰的声音开始。传球、颠球、起高球、跑圈、蛙跳、跨步……体能、基本功、技巧的练习一个不落。

 

“转身!转身!转身!用脚弓推!”在球场上大吼大叫的正是徐召伟。在他看来,学校所在的1500米海拔非常利于足球训练。

 

历经2个月的“魔鬼训练”,元宝小学足球队第一次出征就让人眼前一亮。这支来自山里的队伍,身形明显比对手矮小单薄,一个个却都在场上拼抢得厉害。

 

“徐老师跟我们说不要怕,灵活一点,可以赢。”如今已经升至初中的黄玉娇回忆,尽管队员们那时对于规则还不是那么熟悉,也偶有失误,但硬是凭着拼劲杀进决赛,直至拿下大方县师生体育文化节足球项目小学组男女冠军。

 

那一刻,孩子们就像赢了“世界杯”一样,搂着背跳起来。

 

同一个暑假,元宝足球队在爱心人士的资助下去贵阳奥体看了回中超比赛。“天下着雨,我头一次看到那么多人一起为了足球欢呼。黄玉娇至今难忘当时的兴奋。

 

这两年,元宝小学成了大方县的“名校”。来往的司机都知道那座山上有个足球队“怪厉害”:两次拿下全县比赛冠军;12名学生被县重点中学作为体育特长生录取;因为参加足球邀请赛,许多学生第一次走出贵州……

 

这个夏天带给王佳月的快乐,还有她在杭州活动现场见到了分别4个月的父亲。往常,在杭州轴承厂打工的父亲,只有过年才会回家。

 

女孩子为什么要踢球?在贵州毕节深山里,我看到了答案→
王佳月正在练习带球绕桩。 王倩 摄

 

“如果成绩不好,足球也没踢出名堂

岂不是两头都耽误”

与男孩不同,山里女孩的课外生活更加单调。

 

踢球前,王佳月最喜欢玩家里长虹电视上的奥特曼游戏。现在,电视游戏的魅力早被足球比下去。

 

足球几乎是她们唯一的选择。

 

今年1月去浙江金华踢邀请赛,带队的王光文见证了对手对王佳月的畏惧,“别人都怕她,她一抢球就没人敢传球”。

 

元宝足球女队的前锋兼队长吴丽娟有些羡慕王佳月能去杭州,她想再去看看山外的世界。除了出生地广东东莞,吴丽娟最远去过的地方是之前比赛的金华。

 

王佳月的姐姐王佳丽羡慕妹妹,因为今年妹妹比自己多见了一次父亲。

然而,母亲吴菊仍旧担心:如果佳丽、佳月姐妹俩最后成绩不好,足球也没踢出名堂,岂不是两头都耽误?

 

今年33岁的吴菊,小学文凭,20岁生了第一个孩子。她爱美,眉毛画得认真,家里摆着一排高跟鞋。去年,吴菊才离开杭州服装工厂返乡,在此之前,佳丽、佳月姐妹俩一直由外婆带在身边。

在外务工时,吴菊就在电话里反对过女儿踢球,“大太阳、下中雨都要训练,还经常受伤”。回家后,吴菊当面要求佳月不再踢球,佳月站着没说话,也没哭出声,只有泪珠从眼里滚下来。

“踢球是她们自己的选择,选了就去做,拦着她也不高兴。”吴菊选择和女儿妥协,不过她依旧不明白:女孩踢足球到底有什么好的?

 

徐召伟理解家长的忧虑,同时也坚持,是足球把普通的山里孩子变得特别,“足球,给了她们另一种可能”。

 

女孩子为什么要踢球?在贵州毕节深山里,我看到了答案→
徐召伟正在为队员示范动作。 王倩 摄

 

“又不是只有男生可以踢球

女生也能踢”

“小女孩踢什么球?”吉庆艳在女儿吴丽娟一开始踢球时就强烈反对。吴丽娟听话了一个月,又悄悄跑回球队训练。

 

1.53米的吴丽娟在女队员中身高出众,每天训练时要协助徐召伟督促队员完成训练。第一届元宝杯足球邀请赛上,她获得了金球奖奖牌。

 

与球场上奋力奔跑、目光坚毅的吴丽娟不同,不踢足球的吴丽娟像是换了个人。面对记者,坐在自家沙发上的她眼神有些躲闪,戴着粉色蝴蝶结发箍,自然卷的头发披到肩膀,安静少言。

 

在吉庆艳的概念里,女孩子应该文静。吴丽娟不服气,嘟着嘴反驳:“又不是只有男生可以踢球,女生也能踢。吴丽娟觉得自己比有些男队的同学踢得更好。

 

吴丽娟最佩服的是海南岛的琼中女足。徐召伟告诉她们,琼中女足也是从山里踢到国家队的。她想着或许自己也行。

 

与吴丽娟一样,王佳月也练得很苦。哪怕脚踝被铲去一块皮至今仍有明显疤痕,王佳月也从不向母亲提起半个字,被问起时才淡淡回上一句——“练惯了。”

 

不久前结束的期末考,由于与毕节市青少年运动会的时间冲突,王佳丽所在的初中决定让足球队员免考。吴菊对这个决定耿耿于怀,“大人等了一学期,就是想看看成绩啊……”她希望两个女儿不要走自己的老路,“多读点书,一定要过得比我好!

 

13岁的王佳丽眼下已不情愿当门将,觉得没存在感,但全队只有她扑球最好。“以后我想读重点大学,学什么还不知道,但是不想读体育专业。

 

听到姐姐的话,王佳月回头质问:“那你当初为什么要进足球队?

 

女孩子为什么要踢球?在贵州毕节深山里,我看到了答案→
第一届元宝杯校园足球邀请赛上,被换下场的吴丽娟直到吹哨前一刻都双手托着下巴,眉头紧蹙地盯着球场。 王倩 摄

“要练就好好练

不练就早点滚!

 

支教老师彭琼试探性问过王佳月,想去哪里读中学。“要去就去最好的。”霸气回答中所指的“最好”是思源实验学校,大方县最好初中之一,姐姐王佳丽就在那里读书。

 

参加元宝足球队,升学优势显而易见。

 

2018年秋季,包括黄玉娇、王佳丽在内的元宝小学12名学生通过足球技能测试,以特长生的身份进入思源实验学校。彼时,她们练足球不过一年。

 

按照片区划分,元宝小学毕业生的直升学校是山下河谷大桥附近的大方八中。而今,升学路径因足球而改变,今年又有6名毕业生将直升思源实验学校。

 

“希望他们一直保持足球特长,包括高考,也能拿到体育特长生加分。”这是徐召伟为这些学生勾勒的未来路线。

 

现在的元宝足球队共有40人,占到元宝小学总人数的七分之一,二年级以上每个班级都有足球队员。校长王光文准备在下学期让每个班都组建足球队,进行班级对抗赛。

 

思源实验学校的男女足球队,依旧交给徐召伟训练。每天下午元宝队训练结束,徐召伟就坐着摩托车飞奔下山去思源,训练1小时再回来。

 

不过,对于这条或许是捷径的通道,却有女孩在“逃离”。

 

15岁的吴道艳皮肤黝黑,一笑就露出小白牙,睫毛上下扇动。作为初中女队队长,吴道艳曾经有一个月以腰痛、腿痛等各种理由请假逃避训练。

 

徐召伟要求中学队每天中午自己加练,而打扫卫生、洗头、吃雪糕这些事总要占掉吴道艳的时间。“到初中会变的,我小时候比她们还努力。”吴道艳抬头看了眼正在球场训练的王佳月,继续低头玩手机。

 

徐召伟找她谈话,“要练就好好练,不练就早点滚!

思源实验学校足球队有条不成文规定,学生如果放弃踢球,需要付出的代价是转学。虽然尚未实行,但徐召伟毫不让步,“作为既得利益者,起码要有一些责任心”。

 

徐召伟在球队拥有绝对权威。这两个月,采访纷至沓来。“徐老师同意了。”每次接受采访之前,队员们都需要这样一句允诺。

 

甚至,哪位女队员来了生理期也都要告诉徐召伟,再加上徐召伟会给踢球崴脚的学生涂药,还会为学生蒸馒头、煮饺子,带学生逛超市,这样的亲密程度招致不少指责。“有老师让我离她们远一点,保持距离,可是这个距离拉都拉不开。”徐召伟说。

 

6月的毕节市青少年运动会比赛集训前夕,吴道艳还是归队了,“我得去练,不然比赛时差一大截,很丢脸”。

 

尽管不再想当守门员,王佳丽依旧在努力表现。黔西运动会的一场比赛中,裁判判对方禁区点球,“这个球,我守住了!”

 

女孩子为什么要踢球?在贵州毕节深山里,我看到了答案→
元宝杯决赛现场,三位已经升入思源实验学校的女队员在场边为元宝队加油。 王倩 摄

 

“只拼成绩就成功是一个小概率事情

农村孩子要扬长避短”

7月10日,广东恒大足球学校到元宝小学测试选拔人才。徐召伟要求队员早晨9点到校,王佳月和吴丽娟不到8点就换好衣服在场上练习。

 

毕节阴沉多日的天重现太阳,时近中午,年纪最小的张紫妍在烈日下跑得飞快。王佳月的挡板练习也没停:一只脱了皮的蓝色足球,在她脚下滚动;她不停地转身,踢一脚,再转身,踢一脚,不知疲倦。

 

“在这里很出众,在外面是小草。”徐召伟对即将到来的测试颇为担忧,他很明白,孩子们的水平依旧业余。

 

“这地方,能有孩子踢球真不容易。”党昊重复了好几次。

 

作为恒大足球学校的教练,党昊参与今年黔川渝地区的招生工作。过去两个月他穿梭于贵州,元宝小学是他去过最远最险的一站。

 

测试开始前,王佳月被领到党昊面前表演颠球。她的最高纪录是一次71个。

 

孩子们并不知道测试意味着什么。如果被这所足校选中,将会获得更专业训练、去西班牙踢球和成为职业球员的可能。

 

遗憾的是,元宝足球队没人通过这场测试。

 

女孩子为什么要踢球?在贵州毕节深山里,我看到了答案→
元宝小学女子足球队正在排队等候恒大足球学校的选拔测试。 王倩 摄

 

党昊并不想用好或者不好来评价元宝足球队,“对这些孩子来说,能踢球,就是最好的”。

 

在王光文看来,“农村教育是漏斗式的,这种情况下,农村孩子只拼成绩就成功是一个小概率事情,他们要扬长避短”。而足球正是孩子们可以“扬长”的运动。

 

“踢不出名堂也是兴趣爱好,去了大学也不会因为农村出身而过于孤单。”徐召伟说。

 

元宝小学的女孩们正在用足球撞开一扇门。根据大方县教育局的新规划,元宝小学将建设一个9000平方米的11人标准场。

 

徐召伟有一个理想中的计划:等到资金到位,要聘请专业教练,组织专业比赛,建立像琼中女足那样的贵州训练基地。把大方县小学、中学所有踢足球的学生都拢在元宝训练,再成批次地被俱乐部、省队选走。

 

今年6月,徐召伟受邀去葡萄牙观看欧洲国家联赛,出发时他特意选了只“咧嘴”足球,准备让球星签名。在徐召伟眼里,这只小破球很像自己带的队员,“咧着嘴笑,咬着牙坚持”。

 

徐召伟觉得,他对未来的期望太遥远了,“还是种下一颗种子吧,有一天会实现的”。

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原创稿件,转载请注明出处


作者:王倩

微信编辑:胡雨松

 

◢ 猜你想看↓↓↓

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下载

女孩子为什么要踢球?在贵州毕节深山里,我看到了答案→

“嗯,这篇正在看↓

分享到:
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