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国宝第一章神剑现世

C时空(C宇宙)的中国,古代历史上也存在数段乱世时期。在那种时期,外敌入侵、军阀混战、弱肉强食、民众遭殃。

不过,黑暗之时往往有光明闪现,星星之火可成燎原之势,为饱受苦难的民众带来希望,将正义力量凝聚。

在某乱世之中,一股弱小的正义之士,本来即将被如虎似狼的四方强敌所吞噬,却有侠客从天而降,凭借一身超凡本领、一柄银光闪烁的宝剑,为乱世人民保存住最后的希望,杀出一条光明大道。

当正义者的旗帜如火如荼招展八方,恶势力们才感受到恐惧与危机。于是,他们设下陷阱,趁那位超级侠客远征,突袭实力单薄的义军大本营。

义军领袖为了保护城中万民,率领千余战士护民撤退,却被各色盔甲与兵种的数万敌人们重重包围。

敌军统帅们更是下达死令:”无论军民,不留活口,格杀勿论!”

看来,这些穷凶极恶的畜生们,是意图以残忍无情的屠杀来震慑八方义士,或者是要在黎明到来之前制造最沉重的黑暗。

伤痕累累的残余义军战士们,在领袖率领下,纷纷护在惊慌失措的民众外围。他们手中就连盾牌都剩不下几面,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来当作人民的护盾,但,又能守护几时?

孩子们惊恐的哭声,在战场上回荡,却激发不起丝毫敌人的怜悯之心。

早已习惯屠戮老弱的凶徒们,只会将民众的悲痛绝望当作屠场上的乐趣,人民越痛苦,他们越能享受到自己的”快乐”。

随着军阀的麾下阵前将军们发令,弓箭手们立即举弓斜仰向天。

义军领袖顿时大惊失色,因为这意味着,敌人企图以弧线射法,先将民众们射杀于义军面前。

领袖慌忙下令战士们,不顾一切去攻击弓箭手们,但且不说这杯水车薪的反攻无济于事,他们冲锋的速度又如何快过敌军弓兵的轻放弓弦……

乱箭已然射出,直冲包围圈内圆心般的民众们。

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纷纷发出绝望的叫喊,而敌将们已经狞笑着准备欣赏横尸遍野的好戏。

千钧一发之际,一道光芒从天际呼啸而来。随着银光四射,四面八方的空中乱箭竟然纷纷化为碎末,无论箭杆箭头都是如此!

敌将们触目惊心,顿时明白是那侠客不知用什么方法,竟然从万里之外独自赶回。他们慌忙命令骑兵立即发起冲锋,先行袭杀那义军领袖。

然而,居高临下的侠客又是随手持剑旋转,剑锋恰好指向刚刚止步的义军将士外围,瞬间画出巨大的圆周,而圆周恰恰是用剑气制造的鸿沟所形成。

收势不住的部分敌人骑兵,连人带马全部落入鸿沟之中。残余骑兵吓得纷纷勒马后撤。

眼见骑兵冲击失败,敌将们又命令最后方的霹雳车发出火石,一部分攻向空中的侠客,其余则是针对鸿沟圆圈内的义军和平民而去。

依然漂浮在半空的侠客,收剑凝劲,又骤然发出。此次火石没有碎裂,却全部原路返回,反将霹雳车尽数摧毁。

不仅如此,那侠客再度发出剑光,剑光沿着鸿沟蔓延,转眼间化为光壁,又不断向内延伸,最终形成一个光罩,将义军和百姓都围拢其中。而侠客自己却降落在光罩外侧。

一时间,敌人们不敢贸然进攻。侠客隔着光罩问领袖:”主公,兄弟们和城中百姓,就剩这些人了吗?其他人呢?”

领袖:(咬牙切齿)都被这群畜生给杀害了!

侠客:(大怒)那就让我为他们报仇吧!

领袖:(惊)一孤天,不要乱来,你一个人怎么跟他们那么多人打?放我和兄弟们出来帮你!

一孤天(侠客):不必,杀他们,我一人足矣。

敌将们听一孤天竟然如此狂妄,不由纷纷怒起,纷纷命令麾下兵马共同向侠客发起进攻。

本来敌兵们心怀畏惧,但军令如山,加上一孤天毕竟只有一人一剑,便硬着头皮向目标冲去。

冲锋最前的是各路刀盾手,最前锋数十士兵,一部分人以盾作蹬脚石,协助其余同伴们跃起,俯攻侠客。另一部分人,先是奔跑间发动飞盾攻击,扔出盾牌后,又就地打滚,攻击一孤天下路。

好一个一孤天,见盾牌飞来,正好横剑一挥,将冲向自己的盾牌掀起,击中俯冲敌兵。随后,他来个”鹞子翻身”,半空翻滚,躲开了地滚刀,旋即回身挥剑,滚地者便全部死于剑气之下。

数十敌兵与庞大敌军相比,不过是沧海一粟,所以一孤天并不停歇,纵身跃起,再发剑气,将近前敌军连盾带人全部截为两段。

刀盾手慌忙散开,接棒他们向前的,是一批批长枪兵,其中还有部分钩镰枪手,枪上带钩,下可断马蹄,上可钩骑兵。

这一孤天身在半空,位置恰好与骑兵相当,钩镰手趁势攻去。

然而,一孤天周身剑气纵横,无论是普通枪尖,还是特制枪钩,稍稍近前便化为铁屑,木头枪杆更是不值一提。

当发现武器尽碎时,那些出手的枪兵已经来不及后撤,随之被斩断的就是他们的头颅。

其余刀盾手与枪兵依然纷纷涌来,虽然目睹同袍殒命,但他们心中清楚,素来嫉恶如仇的一孤天一旦大开杀戒,就绝不会停手,他们也只有拼命一搏。

一孤天剑气纵横,不消片刻,便让眼前敌尸遍地。这位白衣侠客并不肯就此停歇,又持剑向前杀去。

突然,一孤天眼前光芒射眼,逼得他慌忙侧首后退,原来是朴刀兵杀来,这群朴刀兵以刀片反光,让目标攻势暂缓,趁机纷纷用力劈去。

可惜,雕虫小技又能奈侠客如何?

一孤天感觉反光略减,便再度挥剑,剑光一起,不仅夺目,更会夺命。

不知好歹的朴刀兵,米粒之珠,怎能与旭日争辉?他们顿时如同被砍割的麦子,一批批倒下。

敌军大部队见状,暂停攻势,纷纷后退,少数不及撤走的士兵,唯有死缠住一孤天。不过,他们心中都明白,这种纠缠根本持续不了多少时间。

就在一孤天准备杀尽眼前残敌,再攻击敌人主力时,又有乱箭射来,竟然连自己人也不放过。残兵们没有死在对头剑下,反而被后方毒箭射杀。

射箭者,并非弓箭大队,而是纵马奔来的胡族骑射手们。

他们远则箭射,近则挥矛,长矛有时也可以当做暗器发出,身上还配备弯刀,一旦失去长矛,便挥刀如疾风般将敌人斩杀。

义军们见状,更加确定这各路军阀早与荼毒中原百姓的北方胡族有所勾结,他们此时恨不得冲出光罩,一同大战外敌内奸。

可惜,一孤天设下的光罩匪夷所思、异常坚固,一旦被光罩护住,外界攻击统统无效,罩内人也根本无法冲出。

一孤天就势飞起,挥刀碎箭,不等胡族骑兵接近,他反飞身上前。

由于一孤天行动速度极快,前锋骑兵根本来不及掷矛,后面骑兵则犹豫未决,结果后军还来不及放弓换矛,前锋刚刚持矛在手,便被一孤天杀至眼前。

马上胡兵纷纷落下,后方胡兵来不及勒马回身,唯有以弯刀相抗,但很显然无异于螳臂当车,同样难逃横尸马下的结局。

在此乱世,军阀麾下将士,一向擅长内战,而对外畏敌如虎,他们将胡族骑兵视为当世最强军队。

如今,眼见心目中的”魔鬼”面对一孤天都如此不堪一击,他们更是心惊胆惧,还有谁敢上前?

后方敌兵大部分甚至吓得纷纷溃逃,固然军阀军纪严苛,但逃也是死,战也是死,还不如试试逃中求生。

不过,在溃逃人海中,无论是哪一路敌兵,都会有那么几个人岿然不同,也毫无惧意。

当一孤天接近其中某个将军时,将军阵前一人忽然发出一道光芒,他的行动仿佛一个信号,其他等待者也或飞身而起,或急奔而来,或纵马冲至,或同样发光攻敌。

攻击一孤天的光芒,并未直接造成什么伤害,却让一孤天手腕瞬间结冰。

大惊失色的一孤天慌忙后撤,这才意识到特殊敌人的围攻。

只见这些敌人,有的放出烈火、有的操控石块、有的手指喷水、有的口吐狂风,各种各样的攻击让一孤天忙于自保,等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,敌人们已经将他重重围住。

这群敌人中的一人,浑身散发出令人窒息的黑气,他冷笑说:

“一孤天,你还真是蠢啊!

你以为我们真的只是趁虚而入,打算杀了你的主公吗?

就算杀了他有什么用,要想彻底击败你们这些傻子,只有杀了你!

我知道,以你的修为,得到消息一定可以及时赶来,但那会耗费你大量的异能能量。

以你残余的劲力跟普通人打打仗,还能横扫千军,不过你在拼杀这么长时间后,加上本来身体已经疲劳至极,还能跟我们各路异能好汉较量吗?”

一孤天:(以剑撑地,怒视黑气人)你就是”暗地魔”吧,你们这群败类,身怀天赋异能,不替天行道、为民造福,却助纣为虐、杀戮无辜,你们一定会不得好死的!

义军领袖:(大喊)一孤天,别再管我们了,快走,你快走!这是命令!

一孤天:(苦笑回喊)主公,那请恕一孤天抗命了,这也许是我最后的抗命。

暗地魔:(冷笑)就算你不抗命,你还有力气逃走吗?告诉你,一孤天,今天这就是你的葬身之地!

一孤天:(大笑)哈哈哈,今天这一仗,我即便战死,你们也改变不了大局了。主公,敌人三分之二的大军已经在”卓陆”全部被消灭,眼前这些部队是他们最后的力量。我王者之师正从四面八方赶来,再有一炷香的时间,就会赶到!

暗地魔:(慌)你说什么?这不可能!我们在卓陆牵制你的部队中,也有不少”黑暗会”高手!

一孤天:哼,他们不是投降,就是已经被消灭。就连你们会长”绝天魔”也死在我的剑下。我早已聚集和训练了一批异能高手,他们不仅帮我毁掉了你们总部,还同时将你们”黑暗会”主力尽数剿灭,你们完了!

暗地魔:(怒目而视)哼,我”黑暗会”在这片大地上存在了一千年,不是你和一帮乌合之众就可以消灭的。即便各路”英雄”已经战败,我们也要杀了你,来彰显我”黑暗会”的威力。

一孤天:有本事,你们来啊!

暗地魔:一孤天,你不要喊那么大声,以你现在的力气,你能站在这里已经是奇迹!现在准备受死吧!

就在投身各军阀乃至外敌麾下的”黑暗会”杀手们各自施展异能时,一孤天猛然大吼一句:”那就让你们见识我最后的力量!”

随即,一孤天忽然做出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举动,他先是飞身而起避开了所有攻击,随即将手中宝剑向地面掷去。

那宝剑见土就钻,转眼剑柄都消失在土中。

不等暗地魔等反应过来,他们脚下忽然银光骤升,猝不及防的杀手们在惨叫声中各被一道剑光包围。

当剑光消失,杀手们的身体也一同无影无踪……

各路残军刚才听说主力大军被灭,本来就心胆俱裂,如今见最后寄托希望的黑暗杀手们也全军覆没,谁还敢停留?

那几个将军率先扭头逃走,士兵们更是不敢停留、纷纷远遁。

见敌人们尽数散去,一孤天这才重重坠落在地,而光罩也随之消失。

义军领袖等人慌忙围拢来,领袖亲自托着一孤天,高声呼唤。

一孤天微微睁开双眼,尽力露出微笑:”主公,我们……我们胜利了……我,我的任务……完成了……,我,可以……可以休息了……”

领袖:(悲痛大吼)你胡说什么,没错,我们胜利了,但是开国难,兴国更难!还有许多事情,等待你帮天下去做。一孤天,你一定要挺住啊!

一孤天:我,我本来,就,就不是这里的……人,对不起,我能做的,只有,只有这些了!原谅我!

“我”字余音在耳,但一孤天却头一垂,闭上了双眼。无论领袖如何呼唤,一孤天却始终没有反应。

在场军民无不潸然泪下,如今胜利在望,而这位为正义而战的侠客,却倒在了黎明前夕。

这时,天空突现异象,至少数十金属巨物闪现空中,金光四射。

领袖等人不由惊愕仰望,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些东西,更不知道他们是敌是友?

这时,一个金属物投射下一道光芒,一位服装奇特的将军,带着同样荷枪实弹的士兵走出。

义军们如临大敌,而那将军却毫无敌意,他微笑自我介绍说:”各位,请不要惊慌,我叫’法武力’,是一孤天的大哥。我们找了他很久,才找到他,现在要带他回家!”

领袖:(惊愕)你是他大哥?那一孤天,他究竟是什么人?

法武力:他是我”三神国”的五王子,从小就喜欢行侠仗义,到处乱跑。我父王有旨,让我务必带他回宫。

领袖:他,竟然是位王子!(黯然)可惜,他已经死了!

法武力:(笑)放心,我一路赶来时,始终关注他的状态。他不过是过度使用功力,护体内功自动让他进入龟息状态而已。他这皮小子,没那么容易死。但是,如果我不立刻带他回去,适当调整,恐怕一万年也醒不过来。

听对方如此说,不知为什么,阅人无数的义军领袖对法武力的话深信不疑。或许是因为目睹了空中”天军”的浩瀚阵势,领袖相信如果对方有歹意,根本没必要欺骗他们。

就这样,在法武力的指挥下,众军民向后退去,一个金属物飞行到适当位置,洒下令人顿感祥和的雪白光芒,让一孤天缓缓向上升去。当一孤天消失在金属物中,法武力才与众军民告别。

金属物群光芒闪烁,不过几分钟时间,便迅速转移到远离C宇宙地球三百光年外。

这时候,法武力的一名部下急匆匆报告:”大殿下,五殿下的逍遥神剑没有在身边,刚才我们重新观看了五殿下昏迷前的视频,那柄神剑被五殿下打入那星球地表下,我们是否要回去取剑?”

法武力摆摆手回答:

“算了,还是不要再去打扰那帮原始人了。

那种程度的神剑,咱们三神国不缺,老五这样的玩具,另外还有三柄,这柄就当留给那星球作个纪念吧!

反正这神剑的威力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引发出来,即便是遇到有缘人,也会根据每个人自身能力的不同产生不同效果,这宇宙中又有几个像老五这样出类拔萃的英杰?

留下神剑不会造成太大乱子!这次能带回老五,就是咱们最大的收获,没必要再生枝节,返航吧!”

随着法武力的命令,舰队的引导舰向太空发射出一道能量,竟然打开如同黑洞般的时空门,整支舰队随即消失于时空门中。

时光冉冉如白驹过隙,C宇宙地球又经历了一千多年的历史,而这里的中国也随着历史进步迈入了全新时代。

一孤天曾经大战群敌的战场如今已是一片青山绿水,隶属于熊弼市治下的湘竹镇一处位置较为独立的楚沙村。

这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古战场的踪迹,只有关于”天降侠客斗群邪”的故事经过评书演绎,在这古老国度口口相传,但只存在于民间传说之中,不被任何级别的史书所记载。

虽然不见古迹,但在一千多年的历史中,不少古人曾来此游玩,甚至埋骨此地,也因此留下不少文人过客的墨迹。

所以,如今熊弼市正在大力开发楚沙村的旅游资源,考古专家也时刻关注着本地出土文物情况,每一个文物都可能成为历史研究的重要佐证。

楚沙村过去也出过不少本地盗墓贼,但随着新中国成立后对类似犯罪的严厉打击,盗墓现象终于平息下去。

不过,依然有不少文物贩子出没此处,希望捞到稀世珍宝,卖往海外,大捞一笔。

本地公安机关对此深为关注,但少数村民还是经常上山寻宝,私下买卖,如此现象一时难以杜绝。

相关部门不停来普法说法,并许诺国家以合理价格收购个人发掘出的文物,可惜一时间也难以奏效。

这一天深夜,楚沙村忽然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,虽然因为震级较小,没有造成重大财产损失,也没有造成什么伤亡,不过还是有些房瓦落下、农田受损。

就在村民们纷纷到村委会吵着上报损失、要公家救济赔偿的时候,村外不远的某处农田赫然出现一道较为深邃的裂缝。

裂缝底部隐隐现出一柄竖立宝剑,剑柄上以一种传说源自外星的罕见古文,篆刻着两个字–“逍遥”……

 

分享到:
赞(0)